欢迎访问都市新闻互通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事观察 >

取消特长生招生:孩子终于不用再为妈妈学琴了

时间:2018-02-27 12:16来源:未知 作者:heyong 点击: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就在这两天,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不可否认,在教育评价机制单一的时代,特长生制度能一定程度上实现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教育初衷。但到了今天,为特长生开绿灯已经弊大于利。 要点速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就在这两天,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不可否认,在教育评价机制单一的时代,特长生制度能一定程度上实现“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教育初衷。但到了今天,为特长生开“绿灯”已经弊大于利。

“特长生”已偏离最初的招生用意

特长生,顾名思义,应该是具有某种技能或特长的学生。然而在现实操作中,被承认是“特长生”的,绝大多数都只是艺术特长生或者体育特长生。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事情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从那时开始,一些学校每年招收一定数量的艺术、体育特长生,以培养复合型的学生,带动校园的文体活动。

在教育评价机制单一、唯分数论的时代,对有艺术、体育等特长的学生提供适度灵活、宽松的升学选择与录取优惠,有利于一些学生的特长培养与个性发展,能一定程度上实现“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教育初衷。

特长生招生政策为义务教育阶段变相择校提供了一个切口特长生招生政策为义务教育阶段变相择校提供了一个切口

但如今,特长生已经偏离了最初的招生用意,变为“择校”的途径,不但异化为“特长教育”——通过特长生招生考试,对学生进行培训;还存在“特长生招生潜规则”——不是特长生,以特长生名义录取。

特长生招生本身也成了一场“应试教育”。要有证书,就得送培训班,就得考级;录取时又凭着证书,优胜劣汰。完全拿应试教育的方式,催育特长生;完全像对待应试教育的结果一样,对待特长考证。

就拿乐器特长来说,一些优质学校会有自己的交响乐团或者民乐团,家长就会四处托关系打听,这些学校缺少哪一门乐器的乐手,然后让自己的孩子针对性的去学习应试。至于孩子又没有兴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进入这个学校。

而且以应试为目的的特长培训,最终并不是发展某些特长,甚至绝大多数也不会发展和保持这一特长。因为孩子学习特长的主要目的,就是考级拿证,并不是真的对它有兴趣。更何况,还有很多的孩子是被家长逼着学特长的。最常见的,是被父母逼着学琴,甚至可以说,孩子是为了父母学琴。许多孩子对一些项目的兴趣就是在逼迫下中扼杀的。

许多家长并不关心孩子是否对感兴趣,而是为提高升学概率,要求孩子掌握某些特长许多家长并不关心孩子是否对感兴趣,而是为提高升学概率,要求孩子掌握某些特长

特长生制度为何为人诟病?

此次,教育部宣布将于2020年前取消特长生招生,博得了很多叫好之声,原因就在于特长生的存在实质上损害了教育公平。

很多人不熟悉特长生和艺术类考生的区别。艺术类是高等艺术院校或者普通高校为培养艺术专业人才、通过高考招收的艺术考生,报考的是艺术院校或者高校中的艺术类专业,这些专业主要包括音乐表演、绘画、雕塑、艺术设计、舞蹈表演、表演、导演等,属艺术学学科门类。而特长生则是凭借某种“特长”,在同样的考试中降分或者依靠其它的政策录取。

现在很多中小学在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这几个阶段,都会拿出专门的名额招收艺术、体育、科技等类别的特长生,那是不是就可以认为,这是在为这些专业领域储备或者培养人才呢?从现实的结果看,很难这么说。很多人在进入“名校”之后,就会放弃自己的“特长”,和其他学生一样,参加普通高考。所谓“特长”,不过是一块“敲门砖”。

2015年5月4日,北京西城区小升初“跨区”报名现场,家长排起200多米的长队2015年5月4日,北京西城区小升初“跨区”报名现场,家长排起200多米的长队

这就让很多“非特长”的学生和家长心生怨念,特长生们名曰特长,很多时候却不把自己特长的专业坚持走到底,反过来又跟普通学生竞争本就不丰富的优质教育资源,更何况,有些特长生还是带着加分的优势与普通学生竞争,在一分之差就能甩掉成千上万人的考试竞争中,确实很不公平。

除此之外,更大的不公平来自于城乡间的差异以及家庭经济实力的差异。

不管是艺术特长还是体育特长,其中肯定有天赋的因素,但在现实中,决定你有没有特长的更多的是家庭的经济实力。2015年《中国青年报》曾报道说,中国“课外特长培训走向‘高精尖’”,文章中提到,在这个既看重综合素质又强调一技之长的时代,孩子们要学习的特长不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高精尖”。例如,在一家琴行里,普通老师一节课的课时费是200元左右;有“央院”背景的老师,每节课的课时费是300~500元;而那些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的老师,课时费能上千元。

为什么非要找顶尖的专业老师?文章中采访的一位母亲说,她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开学后第一节音乐课,老师问班里有谁在学乐器,结果全班30多个孩子有一半儿举了手,“以后孩子的简历上,只写会弹钢琴和写钢琴九级或者全国、全市比赛第一名,能一样吗?”这位母亲对采访她的记者说。

很多特长班其实就是家长用钱堆出来的很多特长班其实就是家长用钱堆出来的

2017年5月,《北京青年报》也曾报道说,在小升初特长生测试的前几天,一些培训机构9天短训班收费竟然达到1.5万元,由“一对一”辅导老师针对学生要报考的学校,有针对性地侧重练习。

可以说,所谓的“特长生”招生,已经完全沦为家庭资源的比拼,不用说农村家庭,就算城市经济略微紧张的家庭,也玩不起这样的游戏。

更不用说特长生制度已经是弄虚作假的重要通道了。2014年,辽宁省本溪市高级中学高考生1000多名,获得体优生加分者高达87人,受到众多考生和学生家长的质疑。东北育才学校一名于姓家长说:“他们连游泳池都没有,竟然有25名游泳二级运动员。”此后几年,辽宁省也取消了高考中的体育特长加分。

辽宁本溪高级中学操场上的运动器械辽宁本溪高级中学操场上的运动器械

取消特长生之后,该如何培养孩子的兴趣特长?

不少人担心,取消特长生招生,可能导致家长和学校都不重视学生的特长培养。这种担心看似有些道理,但现在的特长生制度如前所述,并没有真正的发展孩子的特长,只是在进行相应的应试培训。所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取消,并不意味着不重视学生特长的培养,而是要斩断特长与利益之间的扭曲勾连,抹去教育的功利色彩,让其回归本质。

而且,在取消特长生招生的同时,也要进行相应的办学改革,让艺术、体育成为通识教育的一部分,真正有特长和兴趣的学生,可以在课外进行相应的专业训练,这也是很多国家的教育经验。

例如,文体艺术教育应该在教育大纲中增加比例,在中小学校提高体育、音乐、美术等必修课和选修课课程,加大对相关师资、基础设施的投入。同时,落实和扩大中小学的办学自主权,让每所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都有更大的自主办学空间,在办学质量均衡的基础上办出学校的特色,在办学中,重视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和评价。

当艺术的培养成为纯功利性的、技能性的学习任务时,这种学习跟应试教育也差不多了当艺术的培养成为纯功利性的、技能性的学习任务时,这种学习跟应试教育也差不多了

还有人给出意见说:“对一些项目确实有兴趣的孩子,培养任务应该交给专业类的组织机构。例如,当家长发现孩子具有某些方面的天赋,那么家庭就变成一个资源的主要供应地;相应地,一些专业类附属中小学或民办学校会发展出文体艺术特色班级,提供专业的、集中的培训。”

另外,对于学生的评价体系也要进行一定的改革。在目前中国中学已实行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基础上,学校可以通过建立学生社团、开设相关特色课程等方式,让学生根据自身兴趣选择参加。而在宏观层面,也需要建立一套与之相匹配的特长评价体系,让特长生以升学和考试以外的方式凸显价值。

公立教育的第一要义就是公平,从取消特长生招生开始,实现公立教育的公平要做的还有很多。

(责任编辑:heyong)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内容